开张10年只招聋哑人这家“无声面馆”背后有个秘密……

开张10年只招聋哑人这家“无声面馆”背后有个秘密……

河南开封有家大同刀削面馆,

如果只是从它门前经过,

有的人一夜暴富2000多万美金,获得财务自由,开始了一辈子环游世界的旅程;

后来,孙斌的二姐嫁到了开封,一家人来到开封游玩时,发现这里民风淳朴,又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就商量决定来开封开面馆。来开封之前,他们已经在大同开了10多年的刀削面面馆。来开封除了谋求更大的发展,他们还有一个心愿:姊妹4个可以团聚,在一起互相关照。

“跨公司开会的时候,你能感受到Shopify员工脸上那种得意和快乐。”他说。Shopify的股价在过去两年中翻了近8.5倍。这样的运气根本不需要经历一次惊心动魄的上市。

NHK电视台报道称,两名乘客均为80多岁,一男一女,日本国籍,均有基础疾病,被确诊感染后分别于2月11日和12日住院,20日在医院去世。至此,日本国内共有3人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

股票下跌了,但是员工的税却是按照上市价格缴纳的。李来表示上市后股票都算做是今年的收入,大多数人需要缴纳37%的联邦税和12.3%的州税。光缴税,他就被扣除了好几十万。

“拼个几年,实现财务自由,35岁提早退休。”成了硅谷年轻人的财务自由教程。

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甚至完成了自己的职场跨越,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科技圈“大佬”。

而同时,还未上市的独角兽们却完美错过了这波股市暴涨。而等到硅谷2018年后出现的“寒冬”,创业公司纷纷出现了融资和估值都处于原地踏步,甚至倒退的状态。

于是,在过去几年,不少人决定效仿Facebook的前辈们,把青春倾注在明晃晃的“IPO梦”上,争相加入了“未来可期”的独角兽。

(封面图来自:摄图网)

专注于民调分析的美国538网站20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2.5%,而不满其执政表现的选民占比为52.9%。自去年9月末众议院民主党人启动弹劾调查以来,对特朗普执政的满意度一直处于40%至50%的区间内,并未发生显著变化。

特朗普20日在社交媒体上指责舒默和众议院民主党人从未给过他“公平”。

大家都觉得它是家再普通不过的面馆,

2010年,“大同刀削面馆”在开封开张。当时全家人齐上阵宣传,由于家里有聋哑人,所以来吃饭的聋哑人朋友也特别多。

2014年底,邹嘉加入Uber美国,成为了Uber总部最早的一批中国工程师。

在2015年,Pinterest完成了最后一轮融资,估值111亿美金。而后四年过去了,Pinterest并没有迎来新的一轮融资,也仍然没有给出合理的盈利模式,勉强上市的它,股价也表现低迷。

“熬了很多年,却有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李来泄气地说。

而公司为了帮助员工对冲上市后的股价风险,往往会在上市时强制扣除(Withhold)员工一部分股票。根据福布斯的报道,Lyft强制扣除42%,Pinterest则强制扣除48%(也有员工表示是25%-37%,员工可以自主选择扣除比例)。

“得意者”:一夜暴富、各种自由

经历了这次上市,他总结出一条规律——上市并不能为工程师带来财务自由,而能带来财务自由的其实是公司潜力本身带来的股价上涨。而让他幡然醒悟的是和他所在的团队经常打交道的Shopify。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共和党占据参议院多数席位,弹劾案至此可以算是进入特朗普的“主场时间”。虽然众议院提交的弹劾条款有很大可能会被参议院否决,但这场结局缺乏悬念的弹劾案有可能激发民主党选民的投票热情或者改变摇摆选民的决定,从而对总统选举产生某种程度的影响。

“Uber上市后大概有100-200个人财务自由。”翟葆光说。他认为他自己相对于那些真正财务自由的人来说只是小巫见大巫。在翟葆光眼里,他2010年就加入Uber的上司就属于极其幸运的那一波人。

根据Uber内部其他员工估计,2013年入职的张进大约得到当时价值50-100万美金的期权。按照现在Uber的公开交易股价,过去五年的奋斗,张进已经获得含税超过800万美金的收入。

看着Pinterest的股价下跌,他却一分钱也不能兑现。按Pinterest和王子余的合同看,他每年拿25%股票。所以半年后他才能解锁第一笔股票收入。

另一个比较大的压力在于,创业公司员工的收入大部分等于底薪。在硅谷目前这种股票占收入一半的情况下,干着比别人多的活儿,拿着别人一半收入的状况多少会影响生活质量。

美国媒体认为,麦康奈尔提交的决议草案所规定的弹劾流程对白宫有利。参议院少数党(民主党)领袖舒默指责麦康奈尔在“掩护”特朗普,表示将提交修正条款。麦康奈尔则表示,参议院共和党人有足够票数否决民主党人的修正条款并确保决议草案获得通过。

“很多年轻人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现金来行权。离职时,有些人放弃了非常大一部分期权。另外一些人,因为这个政策被迫长久呆在Uber。”李来表示。

有些人小富一笔,获得职场自由,从此工作等于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随着上市钟声敲响,过千Facebook早期员工瞬间成为了拥有百万甚至千万美金的富翁。尽管财务自由的只有那数千人,但他们一夜暴富的神话故事却让整个硅谷的下一代工程师都醍醐灌顶,看到了希望。

2010年成立,拥有15000名员工的WeWork在今年年初递交了招股书,当时有望通过IPO打破600亿美金大关。在内部员工纷纷准备好“一夜暴富”庆祝一下的时候,CEO的丑闻被公布于众,上市梦碎,招股书撤回。 公司估值一夜跌剩12%,回到75亿美元估值。

目前店里除了孙学青和孙斌,还有7个厨师和服务员,年龄从二十几岁到五十几岁,全部都是聋哑人。

10年坚持招收聋哑人

事实上,大部分华人工程师选择加入的时候,Uber已经有了规模,不再发放期权,所以大多数华人工程师都完美错过了可以财务自由的机会。

雪上加霜的,是高额的税负。

“加入创业公司吧,保你财务自由的那种。 ”这是大多数2015年前加入Uber的早期员工所经历的一段过往。

“他们每个人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我们就一边教他们削面、拌凉菜,一边教他们一些基本的哑语和汉字。以前有一个孤儿,也是聋哑人,来店里学习打工,后来走了。现在听孩子们说,在石家庄开刀削面馆,还小有名气。我想给他们提供的不仅是打工的平台,也希望他们学会一些技能,能够自己养活自己。”孙学青说。

“想靠Uber上市赚到足够多的钱,必须是2015年上半年之前加入Uber的。” 同样在2013年加入Uber的高级工程师张进(化名)也说。2015年,是Uber最后一段时间向员工发放期权,之后便只有受限股票(RSU)。

孙斌兄弟姐妹四人,大哥和二姐都是聋哑人,他从小就深知家里有聋哑人的难处。“从小我都不敢带同学去家里玩,因为怕他们知道我哥哥姐姐是聋哑人笑话我。”孙斌坦言,他和大姐孙学青心里一直铭记着母亲的教诲:一定要关照好两个聋哑人姊妹。

根据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当天正式提交的决议草案,弹劾案审理主要包括开案陈述、交叉提问、参议院就是否传唤更多证人或检视更多证据进行投票表决等阶段。

同样在Uber上市后“大赚一笔”的还有比翟葆光加入晚不到一年的“人生赢家”邹嘉。相对于翟葆光加入Uber的“意外”,当时已经是Google高级工程师(SeniorEngineer)的邹嘉的选择则成熟的多。

“当年Facebook为硅谷带来了很多年轻暴富的案例。这让很多人都看到希望,认为这班车错过了还有下一班车可以赶。人们觉得在硅谷,火箭式财务自由能够一直发生。”翟葆光说。

“公司内部很多人都是借钱行权。”李来说手持期权的员工需要在上市后先用现金购买下来期权,也就是行权,然后才能选择持有或者抛售股票。

“他们这样做是真正地帮助到了咱们聋哑残疾人,对这样的行为我们是大力支持的!”开封市残联一名工作人员说起这家“无声”面馆,由衷点赞。

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目前弹劾案审理刚刚开始,在此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新的情况,不排除会对特朗普的选情产生影响,比如削弱他争取摇摆选民的能力或者激发民主党选民的投票热情。

可以说,无论是2015年夏天过后加入Pinterest还是加入Uber,如果单纯只追求财务自由,实际上可能“走错了路”。然而,股价再差,能上市总归算是一个光明的结局。那些没有上市反而丑闻缠身的公司,显然更糟糕。

当这几年的经历尘埃落定,这群年轻人的结局却大相径庭:

“当初我选择放弃Lyft的Offer选择加入更加平稳的微软,单是当年每年十万股票,现在就已经翻了3倍了。”一位微软高级工程师透露。在硅谷,包裹是否够大在过去几年很大程度上是在比较股票收益。

除了缴纳税费,一些早期员工还要自掏腰包行权。

国会共和党人及白宫则反复抨击弹劾缺乏正当程序,剥夺共和党人及特朗普应有权利。特朗普辩护律师团队称,民主党人推进弹劾案是为推翻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并干扰2020年总统选举。

折腾几年下来,选择大厂和创业公司的收益差距越来越大。可以说2015年底为界,后期加入独角兽的员工收益大多反而不如大厂。用青春滴灌独角兽梦想的年轻人回头看,才发现那条相对平坦的道路更容易实现财富增长。

按照Uber每年拿到25%的股票来计算,邹嘉拿到了一半股票。和翟葆光一样,邹嘉同样拒绝透露自己获得的收益。但明眼人都知道,如果光行权金就价格不菲,那代表背后的收益会是一笔让普通硅谷人艳羡到不行的金额。

美国圣安塞尔姆学院助理教授克里斯托弗·加尔迪耶里预计,参议院最终会宣布特朗普无罪,而弹劾案画上句号后或很快成为背景,对今年总统选举的影响恐将有限。

小小店铺,为7名听障人士提供工作舞台,使得他们可以用辛勤劳动,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也让他们用温暖的笑容和热情的招手,赢得了顾客的尊重。

根据多条信源提供的信息来看,Uber在2015年初就停止向员工发放期权,而仅剩下受限股票(RSU)了。

据一位知情人介绍,当年摩拜单车早期员工的期权待遇大多很好。后来摩拜被美团收购,又赶上美团上市,这批从Uber跳槽摩拜单车的工程师们可以说实现了两次火箭式的财富积累。

“这就好比上错了车。意识到也晚了。”李来说在创业公司拼命几年,回头看竟然不如大公司里踏踏实实地坐等股票上涨收益更高。

美国《华尔街日报》日前发表社论认为,用选举以外的方式把特朗普赶下台无法减轻政治上的两极对立。《华盛顿邮报》认为,目前尚不清楚弹劾是否伤害了民主党人,但至少它似乎没有伤害到特朗普。

在与弹劾相关的民调方面,该网站数据显示,自众议院通过弹劾条款以来,民主党选民支持罢免特朗普的比例一直维持在80%至85%的高位,而持相同观点的共和党选民始终不到10%。总体上,支持罢免特朗普的选民占比在46%至48%之间。

据翟葆光粗略估计,这位上司的股票收益有大约2000万美金(约合1亿4000万人民币)。

“钻石公主”号邮轮共有3711名乘客和船员,19日结束为期两周的隔离,检测结果为阴性且无发热等症状者从当天起陆续被允许下船。如果和确诊感染者住同一个房间,即使检测结果为阴性,也要从感染者离开房间起继续在船上隔离14天。19日共有443人下船,预计到21日所有符合条件的乘客全部下船离开,其中日本人被允许直接回家正常生活,日本厚生劳动省将在未来几天通过电话确认他们的健康状态。

在Uber工作了五年后,去年翟葆光选择了离职。这五年为翟葆光积累下来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尽管他不愿意向硅星人透露自己实际获得的期权数量,但27岁还远远没到30而立的他,已经获得了职场自由,不用再为了生活压力去“打工”,而是可以真正做一些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去年,他开始独立创业,主攻拉丁美洲手游和支付平台。

后来因为Uber内部修改了这个政策,改成离职后7年都可以完成行权。修改完虽然对后来人更友好,却让那些政策修改前离职的早期员工和成为千万富翁擦肩而过。不过,就算成功行权, 硅谷也出现过因为股票一路下跌,员工行权后破产的案例。

孙斌姐弟俩开面馆招聋哑人的事迹被媒体报道以后,这家“无声面馆”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很多市民慕名而来,饭店生意也越来越好。“我就是看了新闻以后来这儿吃饭的,面很好吃,老板人真好!”一名专门从中牟赶过来的顾客说道。

但除了这1%的“人生巅峰”,大多数人的境遇都走到了完全相反的结局——拼尽全力,不但没有实现财务自由,反而只剩下“一把青春喂了狗”的失落。

但他们在这里又如此闲适自在,

除了现金收益外,Uber还给了邹嘉一个完美的薪水跳板。因为Uber估值的上升,邹嘉作为雇员的收入也随之暴涨。当新雇主想要挖角的时候, 邹嘉有了足够的底气去和接下来的雇主——摩拜单车和OYO在薪水上“讨价还价”。

Uber无法复制Facebook当年的胜景。邹嘉断言。

可惜的是,并不是每一个加入独角兽的员工都有这种运气。事实上,大多数放弃大公司相对安逸稳定工作、加入独角兽的工程师们,并没有实现一夜转富的美梦,反而像是经历了一部情节跌宕的青春狗血剧。

“全公司2000名员工,得到足够财富回报,或者说有财务自由希望的也就几十个人。”Pinterest上市前半年才加入的王子余(化名)告诉硅星人,“公司整体都稍微有点‘颓’。”

“他上周买了两辆保时捷。”他的一位同事透露,而且张进最近还常常和他们聊起房产信息。

这里的服务员、厨师都是聋哑人。

“我加入的时候,Uber里的中国工程师也就不到10个。”邹嘉说。华人相对比较喜欢稳定和保守,在Uber早期已经300个工程师的时候,仅有1/30来自中国 。

店里人来人往,热闹仿佛与他们无关,

不仅仅是Pinterest,财务自由的比例在规模更大的Uber反而更小。

几年过去了,年轻人们在独角兽中奋斗着、熬着、加班着。终于2019年,已经多年没有好消息的硅谷,迎来了Facebook后一大波上市热潮——包括Uber、Lyft、Slack 等在内的近10家明星独角兽集体上市。

翟葆光和邹嘉不是个例。在硅谷,伴随着这一波上市潮,硅谷诞生了近千名这样的“富翁”。

“尤其有些工程师需要一个人承担全家三四口开销的情况下,去创业公司看起来像是一场豪赌。”他说。

他们现在只能靠着 “还好当初没选WeWork”来自我安慰了。

“我来这家店吃饭已经七八年了,他们的面做得很好吃,我也从来不觉得跟他们沟通有什么问题,我甚至学会了一点手语。”开封市民张先生正带着妻子和孩子在店里吃饭。

面馆老板孙学青和孙斌姐弟俩是山西大同人,经营这家面馆已经有10年时间。“很多都是老顾客,跟我们都很熟了。”孙斌笑着说。今年50岁的孙斌出生在山西大同,祖传三代都是做刀削面的。

“我入职时,股价21美金一股,而现在仅剩18美金一股。”王子余说。和入职时候相比,2015年后入职的员工,手中的干股不但没有升值翻倍,都反而缩水了。

在2015年前的科技创业浪潮下,小公司增长很快,一年估值翻三倍也不算难事。而2016年后,美国进入超级牛市,尤其是科技股受到青睐,科技巨头们乘上这辆车,迎来了上一轮危机后的最大涨幅。

可惜的是,一切美好的梦都停留在了上市前的虚假狂欢里。

11月6日,经过漫长的180天解禁期,一开市,Uber员工就如同丢掉烫手山芋一样抛售了手里的股票,导致自家公司股价暴跌至25美金。

邹嘉的“幸运”还不止于此。

没有探究、异样的眼光,

拿着Uber给的一纸期权,他咬牙放弃了留学毕业后的OPT签证,从旧金山打包行李回到了从小成长的北京,成为了Uber在中国的第二名本土员工。而这时的Uber中国本土团队甚至还没有建立。

比如Magic Leap。“家里Magic Leap的干股还以为今年能随着这波独角兽上市兑现,现在看来几乎就是彻底成了废纸。”一位曾经在Magic Leap工作三年的华人工程师表示。

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此前通过两项弹劾条款,指控特朗普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调查。众议院在向参议院提交的辩词中称,特朗普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呼吁参议院将他定罪并罢免。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表示,特朗普滥用总统职权,试图让乌克兰政府干预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以助其连任,同时妨碍国会弹劾调查,导致相关官员违抗国会传票。

“如果我再早两个月,赶上30亿估值那一轮,就真彻底财务自由了。”邹嘉说。在他看来,加入创业公司后能否获得足够的财富回报,更多看的是所处的时间点和时代背景。

2016年加入Uber的李来表示在他加入的时候,HR表示底薪比例会比Google这样的大公司低一点,但给他描绘了美好的图画——如果后面还会有很多次融资,他手上股票价值会不断翻倍。

“如果股票继续下跌,我当初还不如选另一个Offer去大公司靠谱了。”王子余说。

“可能跟大家的爱心有关,很多顾客看到我们店里是聋哑人,反而愿意经常来我们这儿吃饭。”孙斌说。

截至19日,日本国内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者达705人。其中,“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已获得检测结果的3011人中,有621人被确诊感染。

“还不如去已经上市的大公司”这样的论调也得到了“加入Uber晚了”的李来的认可。

“上市之前,每次All-hands员工大会都会有早期员工催促CEO询问公司的上市计划和时间。”李来对公司起大早赶晚集,导致遭遇寒冬股价暴跌颇有不满。

实际上,邹嘉差点就要成为和财务自由擦身而过的倒霉蛋。

目前留在公司的90%的员工都是在最后一轮融资之后抱着上市梦加入的。而这些“发财梦”现如今都打了水漂。

“时代不一样,两者的商业模式更是天差地别。”邹嘉表示Uber这一轮公司大多商业模式上就无法和Facebook相比,模式比较窄,潜力自然也没有那么大。

反观当时Lyft的Offer,在他看来,就有点“惨不忍睹”了。这位工程师回忆当时四年价值80万美金的股票Offer,减去公司抵抗风险扣除的42%以及按照联邦和加州州税共缴纳49.3%等等条件,最终按解禁当日约合40美金一股来计算,每年仅到手8万多美金,远不如背靠微软这棵大树来得稳妥和精明。

1月21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前)前往参议院。新华社发(沈霆 摄)

摩拜单车来高价挖邹嘉走时,Uber还没有改变政策,要求员工必须在离职3个月内行权,否则期权作废。一时间,邹嘉很难筹措到如此大额的现金。但是当时求贤若渴的摩拜,对于愿意放弃Uber选择自己的人,还是颇为慷慨:据邹嘉透露,摩拜给自己借了一大笔现金来行权。

“在创业公司工作,你要承担也许这家公司拖着很多年不上市、上不了市、上市后表现不好,甚至是关门大吉的风险。对于这些风险,加入创业公司的人图的明显不是薪水,而是更高的回报。”李来说。

而后,这些富翁梦还没来得及醒的工程师还要面临大裁员。 这样跌宕起伏的情节,好莱坞编剧都不敢这么写。

“每个人来我们都真心相待,把他们当成自己家人,把这份做面的手艺免费交给他们,就算他们以后离开了,也可以靠这门手艺生存下去。”孙斌说,这10年时间有很多聋哑人学会手艺以后就离开自谋生路了,这也让他很欣慰。“具体有多少人,我没算过,他们能靠着这个生活,我就替他们开心。”

和那些运筹帷幄加入独角兽的年轻人不同,翟葆光选择Uber完全是个意外。

山西面食世家到开封开店

翟葆光用“还是个孩子”来形容2013年加入Uber的自己。读到大四的时候,因为曾经兼职过的科技媒体和Uber有交集,翟葆光比其他人更早知道了Uber要进中国的消息,决心加入这家幼年的公司。

前辈们有天很高兴地聊到Uber股票一拆十的消息,他还一头雾水问别人这是什么意思。后来才明白,是华尔街对Uber充满信心,担心一股价格过高,所以将一股拆做十股。

位于旧金山的独角兽接连上市后,年轻的富翁们甚至把已经冷静了一年多的房市都搅起了水花。“旧金山的房地产市场从之前的转冷,到最近甚至开始有多个bid出价了。不过这种现象仅限于独角兽扎堆的旧金山市中心。”一位房屋中介表示。

据报道,弹劾案审理开始后,参议院每周将从周一至周六进行每天约5小时的审理。麦康奈尔希望参议院能用10天左右时间完成审理。共和党籍参议员格雷厄姆19日说,特朗普希望审理进程能在他2月4日发表国情咨文讲话前结束。

其中一个有眼光的人,就是在年仅21岁时选择提前毕业加入Uber的翟葆光。等到Uber上市,才27岁的他,就获得一笔很可观的收益。

按照Uber早期的政策,员工需要在离职三个月内按照期权价格购买下来手上的期权,否则离职后全部作废。

那时Uber估值大约660亿美金,而后在2018年硅谷科技圈泡沫最盛的时期估值达到760亿美金,在筹划上市初期,甚至被华尔街的投行们给出了1200亿美金的估值。

按照国会规定,关于弹劾案审理规则和程序的决议只需简单多数赞成即可通过。麦康奈尔曾表示,共和党人有足够票数确保其主张的决议草案通过。有分析认为,不排除少数共和党人在传唤证人的问题上倒戈。此外,民主党籍参议员中也有少数人可能在关键性投票中倒向共和党。

美国国会参议院21日下午开始正式审理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案,首日焦点是就弹劾案审理流程决议草案进行辩论和投票。

但很可能,漫漫长河中只有一个Facebook。

2019年,Uber上市后股价一路下跌,从上市价格45美金已经跌落到29美金。公司的价值也应声跌落到480亿美金, 比2015年还要低不少。

“只要心中有爱,就没有障碍。”这是被报道发出后网友点赞最多的一则评论,孙斌姐弟俩的善举得到了广泛认可和称赞。

有一天,一位聋哑人顾客跟孙斌说,想介绍一名聋哑人朋友来店里上班。“我知道他们找工作不易,而且我会手语,能跟他们有效沟通,全家人一商量,就同意了。”孙斌说,就这样面馆开始招收聋哑人工作,一直坚持了10年。

失落者: 上错车,青春喂了“狗”

为大爱店主和残疾店员们点赞,让我们将这份无言的温暖传递,唤醒更多人对残疾人的关爱!

加入Uber很早的邹嘉也积累了不少财富。邹嘉加入时,Uber估值仅170亿美金。而现在,Uber的市值约500亿美金。

2010年创立的Pinterest从2011年到2015年,共经历了7次融资,平均不到一年一次。伴随着每一次融资,Pinterest的估值不断滚雪球式的翻倍,而员工手里的干股和期权价值也随之疯狂增长。

当谈到为什么要雇用聋哑人在饭店工作时,孙斌说:“其实也不为什么,就是我们能理解他们的难处,想给他们提供一个谋生的门路,就这么简单。”

Uber现在有两万名员工,财务自由或者说获得足够财富积累的人不足1%。翟葆光表示,大多数人都是晚于2015年加入Uber的,并没有赶上“能够财务自由”的末班车。

这几年,店里的聋哑人店员维持在七八个,孙斌姐弟俩给他们在附近租了房子,装了空调,管吃管住。经常会有慕名而来的聋哑人找到他们寻求一份工作,他们都尽可能提供帮助。

可以说,2015年底前加入独角兽并坚持至今的年轻人都或多或少完成了一次外人难以想象的财富积累。在硅谷这样房价、物价都居美国乃至世界前列的地方,这群年轻人的几年独角兽奋斗史,至少为他们带来了再也不用为钱操心的奋斗底气和舒适生活。

“现在我们社会对聋哑人、残疾人的关心和照顾很多,但是他们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常人根本想象不到。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我们的面馆还开,我们就招聋哑人,如果会开第二家店,我们依然会选择招聋哑人。”孙斌的想法很坚定。

“我加入Uber的时候,丝毫没想过财务自由,甚至连期权是什么都弄不清楚。”翟葆光说。那个时候的他,敏锐地看到了Uber的潜力,但是并不理解它代表的个人财富上的含义。

舆论普遍认为,与缺乏悬念的弹劾案本身相比,此案审理过程对特朗普支持率以及对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的影响才是各方真正关注的重点。两党围绕弹劾展开的政治缠斗已经增强了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的同情和民主党选民对特朗普的反感,这预示着今年的总统选举很可能又将是一场情绪化程度较高的选举。

刚开始跟顾客沟通也会出现困难,全靠孙学青和孙斌在中间忙活。慢慢地,顾客越来越多,很多都是回头客。

邹嘉加入Uber后,和其他三个中国工程师一起组成了Uber最早期的中国增长技术团队,和翟葆光所在的远在中国本土的运营团队隔着一个太平洋遥相呼应。

尽管人们早期认为Uber、Airbnb都会成为下一个Facebook,但事实上截止目前,这些预想都成了年轻人的空想。 不少人手中的纸面财富可能永远停留在纸面财富了。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认为,共和党人希望尽快完成弹劾案审理,因为审理持续时间越长,对特朗普不利信息被曝光的可能性就越大。目前来看,参议院共和党人有足够票数和团结度保证特朗普不被定罪和罢免。

“那些加入WeWork可以说真的是青春喂了狗。”王子余开玩笑说。

如果回看过去三年,Google、亚马逊、微软这样的科技巨头股价都至少翻了个倍。

而他们的“梦想”始于2012年。那一年2月,8岁的Facebook上市了。

所以,和Facebook年代人人都可以财务自由相比,这一轮独角兽上市后能财务自由的人明显更依靠去得早带来的时间红利,数量上也少了非常多。

加入独角兽,看到世界之巅

但只要走进去你会发现特殊之处:

“环游世界成为了他 LinkedIn页面的新状态。” 翟葆光告诉硅星人。他的这位上司作为Uber的前20号员工,在Uber上市后选择了离职。你可以看到他的Instagram——上两个月在南美,这两个月在非洲,暂时没有要回归职场的迹象 。

那时,Uber完成3.5亿美金C轮融资不久,估值仅30亿美金。全球范围内也只有300名员工。回看现在,Uber市值接近500亿,翟葆光手中的期权已经翻了接近17倍。

曾在特朗普政府外交决策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博尔顿是否将到场作证,是舆论广泛关注的一个焦点。博尔顿曾发表声明说,如果参议院向他发出传票,他愿意在弹劾案审理过程中作证。

分析人士指出,弹劾案审理过程的主要看点包括:两党就审理规则和程序如何展开博弈?哪些重量级证人将作证?他们会透露什么重要信息?审理会持续多久?

只有家一般温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