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二级医院明年拟纳入家庭医生签约

北京二级医院明年拟纳入家庭医生签约

“互联网+护理”上门服务范围扩大 建成并运营养老服务驿站915家

二级医院明年拟纳入家庭医生签约

2001年,路内来到了上海。有一段时间,他住在一个向北的单间里,蟑螂杀了一遍又一遍,总也无法死绝。虽然从事广告业,路内仍然需要到周边的市镇去。

为什么年轻人总是渴望着上路?失去了伊甸园的工厂子弟,混迹于化工技校和“三厅一室”。曾经的“未来主人翁”,在人潮汹涌的十字路口,只剩下无所事事的青春。“大下岗时代我们再也不是主角,没有人是主角,所有的人都像是跑龙套的。”路内在《天使坠落在哪里》中写道。

最近这十年里,路内的生活稳定下来。他住在闵行区,距离市中心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平时不怎么出门,偶尔到作协办个事,跟进城一样开心。相比之下,他的小说里还保存着过往生活的踪迹,那些人物不断地踏上路程,游离于不同的地点。

一种轻微的震动在双方的心里荡开,信任和认同的问题浮出水面。

就在出发之前,路内忽然接到上司的调令,目的地有变。重庆那边的仓库出了问题。

但时代还是一路向前。从九八洪水,到“非典”疫情,再到北京奥运会,它们构成了小说的时间标记。但在路内看来,相比于这些具体的事件,更具有时代标尺意义的是人口流动。曾经国营工厂为生老病死赋予秩序,为生活固定轨迹。而多年之后,一切都变了,如今疫情蔓延之下,春运之前的短短数日,就有500万人离开武汉。世界早已不是当年的世界。

路内后来常常在小说里写到一个叫戴城的地方,当然有苏州的影子。城里面有农药厂、橡胶厂、化肥厂、溶剂厂和造漆厂。而在回到苏州后,周围的快速变化让路内感到惊讶,新的工业园区已经建造成型。

按照公司的安排,路内准备到四川去。那是在1998年,当时他25岁,已经离开工厂,晃荡了一段时间,本来想创作一部长篇小说,写文学青年到处游荡的故事。小说还没写完,他进入到一家台资企业工作。这家公司在全国各地都有仓库,由外仓管理员专门负责,半年轮转一次,如同星际旅行。

时间来到世纪末。走投无路的人,失去身份的人,他们聚在漆黑的小广场,仰起头,准备看烟花从幽暗中升起,听新世纪的钟声敲响,宣告过去已经终结。然而“并没有人告诉他们,一切又该从哪里开始”。

90年代末,钢厂几乎已经停产,只是做一些零散铸件,产量也很少。一种衰落和焦虑的气息笼罩其间,虽然生活还可以。时针几乎静止。庞大而坚固的苏式建筑,也终于难逃废弃的命运,像是细微的赘肉,隐藏在精心打扮的历史褶皱里。路内到那里的时候,随处可见的是老人和小孩,年轻人光着膀子,露出文身。

而在小说的最后一章,端木云以第一人称的视角,重述了自己的这段经历。狭窄山坳的后半夜,那辆开往重庆的火车停在某个破败的小站,“文革”时期的标语清晰可见,像是进入到另一个缥缈的年代。

端木云和销售员押货去外地,进入綦江地区,江水对岸就是工厂。钢厂如同迷宫,搅乱了方向感。销售员的堂哥阿龙是钢厂子弟,曾经想去深圳闯荡,但止步于重庆,算是见了世面,后来还是回到厂区。

有一次,为了跟客户洽淡,路内接连去了三次南通。开发区旁边的孤寂小镇,野渡无人,江面雾蒙蒙的。破碎的车祸现场,巨大的铁锚雕塑,水泥厂没有声音。村党委书记变身为地产公司董事长,乡野超市里卖的是山寨果粒橙和假冒的奥利奥饼干。远处渡船上的灯火,在黑夜里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补齐农村养老服务短板,也是明年的重点工作。王小娥提到,将加强农村养老服务设施供给和规划布局,以老年人为中心,合理规划布局,综合设置养老服务设施,引导城市养老资源向农村辐射。同时,加快农村养老服务模式创新。构建农村特殊困难老年群体多元养老扶助体系,建立农村留守老年人信息档案台账与定期探访制度,推动城乡统筹协调,大力发展乡村文化旅居养老、农村邻里互助养老等新型养老模式。文/本报记者 蒋若静

另外,本市将探索开展家庭病床服务,探索家庭病床取消医保支付底线,给予参与家庭病床舒缓医疗照护的医护人员一定的政策支持,进一步探索适合首都特色的“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

雷海潮进一步解释:“比如,一个老年人可能同时患有肾功能不全、冠心病、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需要挂四个科室,而四个诊室跑下来,别说是老年人,就算是中青年跑下来也会精疲力尽。而且按照现在门诊挂号的方式,看这四种病的普通门诊需要挂4个号,去三级医院的普通门诊,医事服务费50元钱,加起来就是200元钱。因此明年我们要探索为老年人、慢性病患者提供多学科的联合门诊服务,后期经过探索之后逐步扩大规模,总之要为老年人多想一些他们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

迁徙,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发生。过去,像“三线建设”那样的运动造成了规模性的变动,但并没有改变相对封闭的社会状态。进入到90年代,人口流动成为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出现了“盲流”,出现了“春运”。

目前,家庭医生签约工作主要依靠基层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来开展。雷海潮表示,要做家庭医生签约首先要有可签约的医生,光靠现有的4600个家庭医生团队是不够的,雷海潮介绍了明年拟开展的两个创新举措:“一个是要把非公医疗机构的资源纳入进来,以扩充家庭医生的数量。其次,明年要探索打开二级医院的资源,让二级医院的医生尤其是内科医生参与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中来。这样,我们可签约的医生数量就能大大增加。”

科技在为老服务中具有重要作用。明年,本市将创新老龄信息科技,发展生物医学传感类可穿戴设备,开发各类诊疗终端和康复治疗设备。及时掌握老年群体服务需求,运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搭建社区、家庭健康养老服务平台,提供实时监测、长期跟踪、健康指导、评估咨询等老年人健康管理服务。

他亲眼见证了工业园区从无到有的过程。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

“在90年代,整个国家并没有为亿万规模的人口流动做好准备,它变成了突出于时代之上的东西,后来技术和管理职能改进之后,流动变得平滑,但总的来说,它的影响不亚于一个政治运动。”路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故事从2004年讲起,向前追溯至1998年,又向后延展到2008年结束。那些怀揣着文艺梦想的年轻人,如同无法被时代整除的余数,在破碎的生活图景中狼奔豕突,游走于城乡结合部、外地库房和小镇开发区,悬案和记忆困扰着他们。

进入到新世纪,BBS论坛成为很多年轻人的聚集地。路内经常逛一个名叫“暗地病孩子”的论坛。论坛首页贴着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话,“我是时代的孩童,直到现在,甚至直到进入坟墓都是一个没有信仰和充满怀疑的孩童。”与此同时,“八零后”和“青春文学”开始大行其道,但这与1973年出生的路内无关。

最后,路内到达了重庆。时值夏秋之交,短暂的晴天过后,就是漫漶的雨季。好在那里的水位已经开始下降。

过去一年,本市以居家为基础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更加完善。2019年新建成养老照料中心20 家,累计建设养老照料中心297 家,其中已运营214 家,覆盖全市三分之二以上街乡镇。新建成社区养老服务驿站160 家,超额完成市政府为民办实事150 家驿站建设任务,累计建成并运营驿站915 家,完成全市驿站建设规划任务的90%。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昨日召开的2019年北京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会议上了解到,明年本市将创新老龄信息科技,发展生物医学传感类可穿戴设备,开发各类诊疗终端和康复治疗设备,搭建社区、家庭健康养老服务平台,提供实时监测、长期跟踪、健康指导、评估咨询等老年人健康管理服务。

为老年人建立健康档案357.6 万份、建成并运营养老服务驿站915家、制发“北京通-养老助残卡”432.4万张……2019年,本市老龄工作取得长足进展。展望2020年,本市的医疗服务将继续往社区走、往老百姓身边走。

最终,北京男篮88-87上海男篮。

北京市老龄委副主任、北京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雷海潮在昨日召开的北京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会议上透露,明年北京拟探索把二级医院以及非公医疗机构的医生纳入家庭医生签约团队中来,以扩大家庭医生覆盖面;计划探索建立一站式多学科门诊,让身患多种慢性病的老年人在一个门诊中享受多个医生的联合诊疗,让老年人看病少跑路;“互联网+护理”的上门服务形式也将从东城、朝阳、石景山扩展到其他区。可以看到,更加多样化、优质化的一系列为老服务将送到老年人的身边、周边和床边。

明年,本市还将继续推动全市医疗机构适老化改造工作,在老年友善医院创建方面也要以更大的魄力去推进。“老年友善医院不仅仅是设施方面,也包括一些提示用语、标识的字号等细节。”雷海潮说,希望各相关部门能够通过机制化和政策性的努力,为本市老年人提供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的服务。 文/本报记者 蒋若静

十年可以改变很多人。1996年,路内还在糖精厂上班。他经常从工厂图书馆里借书看,是个标准的文学青年。两年之后,他的一篇小说被推荐到《萌芽》发表,但这并没有将路内引向文学的坦途。

2020年,本市将进一步推动老年健康服务精准落地。“我们将深化医养签约合作,合理规划设置有关机构,如有条件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养老服务驿站等可视情况设置康复护理、安宁疗护和养老床位。”王小娥表示,为保障家庭医生团队为签约老年人提供综合连续的健康管理服务,将强化签约履约效能。

在重庆待了半年之后,路内回到了苏州总部。这是他从小生活的地方。路内的父亲是化工厂的工程师,母亲在玻璃厂。在他的记忆中,苏州是一座到处都是小工厂的地级市,河道密集,方便运输,废水都排放在里面。城区还没有外扩,里面有一些破旧建筑,暗示着古老的历史,护城河外,就是农村。

为身患多种慢性病老年人

工业园区建成之后,年轻人从四处涌来,西南废弃兵工厂的子弟,化工厂流散出来的青年,他们来到开发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劳动力。拥挤的打工宿舍,装束一致的流水线,让他们从前现代的废墟一下子跳转到后现代的迷宫里。

非公医疗机构和二级医院

变动的不只是空间和数字,还有观念与伦理。本地人开始捍卫自己的领地,设置路障和护栏。外来者试图融入新环境,落地生根,或是故土难离,终于重返旧地。“地球村”仿佛昨日幻景,现实与心灵又生出了多少错位和裂痕?有时,它们被一下子撕开,露出全部面目,更多的时候,它们只是沉积在底下。

有时需要押货到外地,路内乘坐卡车,和销售员一起,在綦江和遵义之间往返。綦江位于重庆南边,当时还没有撤镇划区。山地险峻,旁边就是江水。路内坐在卡车上,不着地,感觉如临深渊。

就这样,路内踏上了旅程,这是他的第一次远行。当时正是洪水泛滥的时候,从江苏出发之后,得穿越警戒线,沿着铁路和公路线,途经鹰潭和怀化,借道遵义,走走停停。但上路的渴望将他推到世界面前,浑浊的现实令人着迷。他在火车上,目击农村淹没在汪洋里,只有屋顶露出水面,一头猪孤零零地站在上边。

阿龙介绍说,镇子里的原住民是农民,相比之下,工厂区里有电影院和商业街,也有医院和车站,这些外来者们自视甚高,几乎是活在梦里。数万人以单一的方式生活,如同一个封闭的空间,阿龙觉得,江浙地区的现代开发区才更真实。就这样,记忆与虚构相互交缠,像雾一样,虚与委蛇。

他们在封闭小城里漫无目的地突围,在没有终点的路途上四处寻觅。千禧年将他们的人生劈成两半,那些崇高的许诺已是昨日黄花,就这样横渡到新世纪。没有人知道,是否仍有一个黄金海岸在等待着他们。

在小说里,三十岁的路小路追述起十年前的往事。他遥望自己的青春,瞥见的却是一个更久远的过去。野蛮生长的90年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的戴城,年轻的技校学生,躁动的工厂学徒,香甜又腐烂的年纪。小说的最后,三十岁的路小路踏上了去上海谋生的火车。小说名叫《少年巴比伦》,在《收获》杂志上发表,路内从此踏上作家的旅途。

《雾行者》里,周劭和端木云来到位于铁井镇的开发区,这里聚集了数以万计的打工仔,人口增加了五倍。美仙瓷砖是开发区最大的企业,有1200名工人,和数量难以统计的销售员。周劭和端木云在这里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无故消失的叉车司机,离奇死亡的旅店老板。

2020年1月,他的新书《雾行者》出版,空间背景横跨大半个中国。小说由五个部分构成,人物庞杂,同时糅合了不同的话语。这是一次复杂的写作,背后是同样复杂的现实。

工业是綦江的经济支柱。当地的钢厂规模很大,完全是一个自足的世界。生活区和生产区距离不远,只隔了大概五百米。当年,他们几乎全都是迁移过来的外来者,住的地方取的是新村之类的名字。路内记得,那里地势不平,如果恰好住在下陷的沟壑里,一层的居民是看不到阳光的。钢厂跟小镇相互独立,镇子里住的是原住民。

一开始,城区里的孩子们遇到外地人,还会觉得奇怪,也有些新鲜。随后,那些年轻而陌生的面孔涌入了周边大大小小的开发区,相当一部分外来者是没有分配到工作的大学生。外地人越聚越多,蔓延到市区里面,最终在数量上盖过了本地人。

到了2006年,路内已经结婚,经常跟妻子说起自己在工厂里的故事,后来决定写下来。往往是在妻子入睡后,文档才打开,仿佛一场隐秘的幻梦。事实上,路内也经常梦见自己回到了工厂里,拎着一个工具箱。

市老龄办常务副主任王小娥在昨日的会上总结了2019年本市在老龄服务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在医养结合方面,支持有规模的养老机构提供医疗卫生服务,全市526 家运营的养老机构中,有143 家内设医疗机构或引入医疗机构分支,286 家与周边医疗机构签订书面协议。本市还在全国率先开展老年友善医院创建,并将创建工作扩展到全市所有二级以上医院,全市目前已建成71 家。截至目前,全市开展安宁疗护工作的医疗机构24 家,可提供安宁疗护服务的床位647 张,其中19 家已纳入医保定点。

小说里,端木云和周劭是大学同学,同样喜欢文艺。90年代末,两人一起去美仙瓷砖公司应聘,成为了外仓管理员。端木云被派往重庆,几乎是跟路内一样的路线,先搭车到上海,再途经江西和贵州,三天两夜的车程。

在《雾行者》里,周劭住在小镇开发区的旅馆里,“空气里有一种混合着水泥、机油和金属的气味,那是工业开发区的气味,时代的气味。”没想到,周劭竟然遇到了大学时代的女友辛未来,他们曾经都是文学社的成员,有过写作的理想,后来都作罢。现在,她成了一名记者,在工厂里卧底调查,用的是假身份。

在疫苗接种方面,本市免费为老年人提供流感疫苗和老年肺炎球菌疫苗接种服务,今年已经免费接种150 万人次。雷海潮表示,这两个疫苗对老年人非常关键,秋冬季是容易导致老年人患病的重要节点,一些慢性病也容易发作,而且肺部感染是导致老年人死亡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明年本市将继续做好老年肺炎球菌疫苗和流感疫苗的接种工作。

2020年1月7日,《雾行者》的北京首发式中有一个环节,20个读者和路内与另外两位嘉宾戴锦华和梁文道一起登上了一辆“雾行者号”公交车,车绕故宫一圈,三个人分享了各自的有关上世纪末的记忆。广场上可以看见散落的人群,夜光和树影打在乘客的身上,有些明亮,又有些幽暗。

北京率先创建老年友善医院

2014年,路内写完著名的“追随”三部曲的终章,到重庆做签售。重游故地,他跟当地的媒体说起,自己准备以仓管员的经历为基础,写一部跟重庆有关的小说。五年之后,路内拿出这部《雾行者》,算是兑现了诺言。

那还是1990年代,路内还没有当上仓库管理员,还在生产糖精的国营工厂上班,三班倒,满打满算能拿1000多块钱。糖精厂效益不错,但也正在经历私有化改革,小厂合并成集团公司,原来的厂长摇身一变,成为了董事长。

雷海潮表示,老年人是一个容易罹患多种疾病的群体。今年朝阳医院开设了药师服务门诊,为罹患多种慢性病的老年人提供免费的用药咨询服务,非常受患者尤其是老年人的欢迎。“我们在设想如何在看病时让老年人少跑路,比如挂一个门诊后,在一个诊室中让患者不动,让医生跑动,尤其是行动不便的老人,探索采用一站式多学科门诊的方式,让老年人在一个门诊中通过多个医生的联合诊疗,解决老年人多个慢性病问题。”

仓库在沙坪坝区的一座山上,道路泥泞,车开不上去。路内中午就去山腰上的苍蝇馆子,五毛钱一份炒藤藤菜,加上两碗米饭,就能填饱肚子。仓管员的收入挺不错,只是周围能说话的人很少。随处可见的是棒棒,也就是挑夫。路内跟他们混在一起,吃小面,还有俗名“四拖一”的火锅,或是被小贩们追打。

雷海潮说,明年还要多提供一些为行动不便的、失能失智老年人的上门服务。一方面要把更多的社区卫生服务站布局到老百姓生活的社区中,另外一方面,也要提供便捷的上门服务。今年本市已经推出了“互联网+护理”的上门服务,25个项目可在网上点选。目前首先是在东城、朝阳、石景山三个区做了试点,明年将扩展到更多区。

这样的场景确实发生过,路内记得很清楚。1999年的最后一天,大家都处于歇工状态。那时他已经进入广告业,这也是90年代开始兴起的一个行业。路内打算跟朋友去看烟花,然而他们被告知,并不会有烟花表演。街道黑黢黢的,全是人,沉默地走着,仿佛没有面孔。一个朋友说,好像已经过点儿了。新世纪抛给他们的不是希望,而是打不到车的窘境。他们只好原路走回去。

会上,雷海潮透露了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明年医疗卫生领域关于老龄工作方面的初步设想和安排。雷海潮表示,明年将进一步扩大家庭医生为老年人的签约服务覆盖率。目前本市老年人家庭医生签约覆盖率已经超过了90%,不过还有一部分人没能纳入进来,明年要进一步发力,扩大覆盖面。

两个人逃离追捕,试图回到市里。没有车,雾气浓重,什么也望不见,只有海的味道,巨大的金属雕塑,像是核电站撤空后废弃的城镇。他们走走停停,无法接近的终点。十年过去了,他们的青年时代也已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