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丘回应“获奖豫剧剧组讨薪”将创造还款条件

封丘回应“获奖豫剧剧组讨薪”将创造还款条件

封丘回应“获奖豫剧剧组讨薪”:将创造还款条件,支持公演

近日,河南省新乡市封丘县豫剧《青陵台》剧组人员称,2016年创作至今,他们还没拿到合同约定的创作费用。另据媒体此前报道,封丘县豫剧团演艺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继昭表示,该剧目共花费150多万元,文广局下拨了30万元专款,封丘县豫剧团垫付了50多万元。“剧团没钱,垫付的钱都是演员的工资。这个剧是文化局(文化广电和旅游局)让演的,钱就应该文化局出。”

豫剧《青陵台》剧组人员提供的资料载明了欠款明细写着,共欠包括导演、编剧、作曲等人员60.9万元。

14日,澎湃新闻多次致电前述张继昭,均未接通,他也未回复澎湃新闻的相关短信。

前述盖有“封丘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公章的“情况说明”介绍了豫剧《青陵台》创作资金问题。

稍早前,《青陵台》剧组编剧、导演等人员向澎湃新闻提供的合同显示,封丘县豫剧团演艺有限公司作为甲方,于2016年8月、12月与剧组人员签订“委托创作合同书”,并约定好价格。张继昭作为甲方代理人在合同书上签字,合同书盖有“封丘县豫剧团演艺有限公司”公章。

出售“反PUA服务”的闲鱼卖家表示,PUA在西方开始的时候是一种鼓励人们与异性接近的交往技巧,但随后被利用为情感欺骗和心理操控术,进而成为了“不良PUA”。卖家表示,PUA的所谓的教程其实就是心理学上潜意识的不断反复给受害者造成假象上的真相。

该位卖家还表示,自己的大学室友也曾遇到过这种案例:室友及其男朋友因游戏认识,这位男朋友在后期室友提出分手后威胁她要把她的不雅照片发到室友群里,最后室友选择报警。

剧组人员签署的“委托创作合同”。 受访者 供图

公开资料显示,豫剧《青陵台》讲述了“比翼鸟”、“连理枝”的故事,这一故事流传于封丘县几千年。2015年有研究发现,封丘县为《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故事的发源地,该县展开了一系列相思文化打造活动。

14日上午,剧组徐姓导演介绍,到目前为止,他仅收到一万元起动费,合同规定的“正式演出或录像后,应支付尾款四万元”,他至今未收到。

“情况说明”称,后剧团申请国家艺术基金没有成功,剧团所欠费用就此搁置。文广局予以最大限度支持剧团公演,以期剧团挤出费用清还借款,剧团认为所要费用太高为由,予以搁置。

该“情况说明”称,2016年约8月,张继昭与文广局相关负责人面谈表示,创作经费暂不需政府投资,搬上舞台后争取国家艺术基金(最高可达200万),如果申请成功,政府奖励多少是多少。于是,封丘县文广局予以支持。

该剧搬上舞台并获河南省文华大奖。县委、县政府分别予以剧团10万元和48万元,以此鼓励。该资金未在文广局滞留,即到即拨。

“情况说明”还称,剧本写出后,张继昭向文广局报告称剧团自筹了一部分资金,估算不超过一百二十万,但资金仍有缺口。当年11月,文广局拨付十六万元支持。

文广局表示,鉴于剧团申请国家艺术基金未成功,剧团日常运营困难,文广局将积极为剧团还款创造条件,最大限度予以公演支持。

12月14日,封丘县县委宣传部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来的一份盖有封丘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公章的“情况说明”称,县委、县政府对剧团的奖励金均未滞留,即到即拨。剧团因申请国家艺术基金未成功,导致所欠费用搁置无法还款。该县文广局将为剧团还款创造条件,并予以公演支持。

这位卖家补充道,自己的服务对象大多是大三大四的学生,来咨询的女生大多数临近崩溃状态,这些接受服务的学生其实已经有所怀疑但没达到全盘自我否定,还有很多人帮助闺蜜咨询。

而豫剧团总经理张继昭此前回应媒体称,“剧团没钱,垫付的钱都是演员的工资。这个剧是文化局(文广局)让演的,钱就应该文化局出。”